Golden Rich Master

關於部落格
生活上灑脫自在隨心所欲

心靈上解脫歡喜隨緣放曠
  • 899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看不見的教養

1

 

很多年前,余世維在《管理思維》課中講過一個案例,他說他有一個習慣,每次要離開酒店,他都會把床鋪整理一下,把攤在桌面上的東西整理好,盡量把房間恢復成進來時的樣子。這樣進來清掃的阿姨會對住過的客人刮目相看。

 

也許客人和阿姨永遠不會見面,阿姨高看這一眼也並不會對客人有什麼影響,但這就是教養,在看不見的地方更顯寶貴。

 

研究生入學考試后等成績的那段時間,我在一家麥當勞參加見習經理培訓,培訓的第一課就是倒餐盤。餐盤上有餐盤紙,只要不是被打濕或者故意破壞的很嚴重,清理餐盤是很容易的。只消把餐盤傾斜45度角插進垃圾桶的門帘,餐盤紙和餐后垃圾就會全部滑進垃圾桶,自己的手一點也不會沾上。

 

可據我的觀察,就是這簡單的動作,國內大部分用餐者都不會做。父母更不太會鼓勵孩子吃完麥樂雞和開心樂園餐之後把餐盤清理了。用好習慣換別人高看一眼?很多人還做不到。

 

有一次跟同事一起搭飛機出差,吃完飛機餐,看見他把餐盒、紙杯、廢棄物都一樣一樣整理好,鋪平,然後把擦過手的餐巾紙攤開,均勻的蓋在餐盤上,再交給空姐。我坐在鄰座,瞬間覺得自己之前是多麼的粗魯。垃圾本身不是美好的東西,但在丟棄時卻可以有教養。

 

看得見的教養是容易的。因為懾于群體的壓力,但凡有些自覺力的人,都能發現自己跟文明的差距。在乾淨的環境里你不好意思亂丟垃圾;在安靜的博物館你不敢高聲喧嘩;在有序的隊伍中你不好意思插隊;在清潔的房間,你不會旁若無人的點燃香煙。所謂的教養,真實存在於環境感染力中。

 

難的是看不見的教養。在烏合之眾中誰能保持優雅和教養?在群體無意識中誰能保持清醒和判斷?在捨生取義的時刻,誰還能像一個紳士,把生的機會留給婦孺老人?這不是作秀和異類,這恰恰是最能體現教養作為品德的可貴之處。

 

更難的是那些「慎獨」的教養。日本有一種文化,叫做「不給別人添麻煩」的文化。比如不小心把水灑在了地鐵座位上,即使下一站就要下車,也要想辦法擦乾凈,這樣下一位乘客就不會覺得麻煩。

 

雖然沒擦可能也不會被人批評,雖然大部分時候並沒有機會跟下一位乘客認識,但這種謹慎獨處,保有敬畏的態度恰恰是最能考驗真假教養的地方。

 

再比如之前說到的整理房間,清理餐盤和蓋上餐巾紙,聽起來都是細節小事,難就難在明知道沒有「好處」還依然保持,這就比「被稱讚的道德模範」好的多,也可持續的多。

 

2

 

我來自一個小城市,自登上離家的火車起,就時時警醒,怕自己的言行為父母和原生家庭贏得「沒教養」的評價。

 

小學三年級迷上了說髒話。以為這裡有組合詞彙、描述細節和發揮創意的空間。其時,十歲的小孩哪裡懂男女之事,不過就是學大人樣,把性往骯髒了說,把對方的遠房女性親屬挨個點名。終於有一次,跟一個同學樓上樓下罵戰時被老師遇見。

 

以為一定會被老師罵並請家長,忐忑了一個早晨。倒是晨會結束,老師把我喊過去,輕描淡寫的說,你看這樣的髒話要是被路過的人或者院子外的居民聽到多不好,人家會怎麼看待你?

 

那次談話后,我好像突然喪失了罵人的功能,最多也就是寫文章時要表達憤怒,不指代具體的用兩句「他媽的」。這次和風細雨的批評對我影響至深,那是我第一次有了「覺知力」——覺知到沒教養絕對是件值得羞愧的事。試想如果她因為我罵人而罵我,我一定不會那麼臣服,也不容易自我反思。

 

日後知道黃沾有粵語的《不文集》。《玻璃之城》里說港大曆史上黃先生是不多可以站在桌上連續說一分鐘髒話沒有停頓的。我在台大也寫過台灣髒話集的文章。其實髒話不是洪水猛獸,還是看你有沒有對自己話說出口時的覺知力。

 

3

 

我去聽錢復和白先勇的講座,兩位先生差不多同齡,都是台灣有影響力的人物。

 

錢先生西裝領帶,說的每個詞都清晰準確。可能是做過「外交部長」的緣故,他的語言極為得體。到底是「交往」還是「交流」,是「相識」還是「熟悉」,詞義都一絲不苟。

 

白先生是長衫,留美小說家。許子東先生評價他時用了一句話讓我非常感動,叫做「從百年中國內憂外患到百年中文內憂外患。」白先生對現代中文有一種憂慮,在我看來,這種憂慮倒不是對華文文學的,而是關於中文語言的教養,正越來越走下坡路。

 

我在台灣的半年經常遇到台灣人跟我對「暗語」:「我去」,「你妹呀」,「擦」,「滾粗」,「妹子」,「威武」。我每次都把這種方式視為一種侮辱,雖然他們的本意可能只是為了用一些他們認為大陸人常用的語言跟我拉近距離。我通常會正色告訴他們,即便在大陸也不是每個人都這樣說話,而且這種語言真的不美。

 

中文是一種很美的語言,不管是台灣國語還是北京普通話。它的發聲方式,咬字歸音,氣息連貫都堪稱世界上最美的語言。如果一定要用一種陰陽怪調,內心鄙視,嘴上卻覺得有趣的語言來跟我對話,我會看破他的「敵意」,並堅決回擊。

 

謙遜是一種教養,自尊更是。

 

4

 

我承蒙錯愛,受到過一些表揚。

 

大學時去同學家做客,同學的媽媽很喜歡我,說,你真的一點不像阜陽人;課堂上,老師指著我說,You Korean……;在台北,朋友說你還真不像大陸人;尼泊爾的時候,有人問,你是不是「霓虹金」?剛工作的時候,領導說,你真沒有在國外留過學?

 

我感激這些顯而易見的表揚,但往往更願意轉個彎來理解。我來自阜陽,一個贓亂差,吏制腐敗的城市;我來自中國,一個公共場合有人抽煙,餐館和地鐵里有人大聲喧嘩,男人和老人、女人、孩子搶奪資源的國家;我沒有留過學,我所在的學校,大家在圖書館占座位,沒人關心社會議題,也沒人質疑學校剝奪學生尊嚴的惡行。

 

是的,我來自這裡,也曾經想過離開這裡,變得跟這裡不一樣。但在台灣的最後兩個月,我漸漸明白,人必須有對土地的歸屬感,這帶來身份認同。人只有連接自己的土地才有能量。

 

越是每一次的失望和疏離,越要用更多的愛綁定這種關係。顯見的,這種選擇註定將面臨無比艱辛的道路。

 

5

 

即便沒能改變,但至少努力做一個有教養的人。西方和日本最值得尊敬的不是科技和國力,而是教養匯聚成的社會尊嚴氛圍。

 

我路過地鐵和火車站安檢處的時候,看著行李從掃描儀里連滾帶爬的翻出來,乘客要像狗一樣彎著腰去撿起來。一個有教養的設計者應該把這個檯面提高40公分,讓每個人可以有尊嚴的拿起東西;我在金台路等地鐵,聽見兩個法國人在聊天。他們用鄙夷的眼神看著突然插到他們前頭的兩個人,然後用一種車廂里很少有人懂的語言品評這件事。他們的嘲笑刺痛了我,就像有人問我你們中國人現在還留辮子嗎一樣。我從來不相信一個外國人會像本國人一樣愛這個國家和國家的人民,他們愛的是機會和GDP增速。

 

教養不是西方價值觀的蠱惑,中國2000多年的春秋時代就強調"禮"。那時候西方很多國家還在茹毛飲血。"不食嗟來之食","慎獨","黃鐘大呂"都顯示中華文化是世界上最早強調教養的。

 

教養是一種普世價值:照顧婦女,體諒周到,談吐文明,舉止得體,平靜時保持微笑,危難時保持冷靜,有愛的能力,重視家庭。泰坦尼克號沉船時,並不是每個人都在求生,那些看起來更能改變世界的男人把生的希望讓給了女人和小孩;那些可以獨自逃生的婦女選擇把人生最後的時刻留給愛人;那些有教養的老夫婦選擇長眠海底;那些工作人員選擇在沉船上堅守到最後一刻……

 

6

 

教養跟窮富無關。飛法國的頭等艙上也有沒教養的行為,偏遠鄉村的田埂上人們也知道禮義廉恥。

 

教養不是道德規範,也不是小學生行為準則,其實也並不跟文化程度,社會發展,經濟水平掛鉤,它更是一種體諒,體諒別人的不容易,體諒別人的處境和習慣。

 

所謂教養,簡單了說,就是不管你的出身和背景,都努力做個更好一點的人。

 

比剛剛好一點的人,不因為自己讓別人覺得不舒服,這就是教養的簡單道理。




1.

很多年前,余世维在《管理思维》课中讲过一个案例,他说他有一个习惯,每次要离开酒店,他都会把床铺整理一下,把摊在桌面上的东西整理好,尽量把房间恢复成进来时的样子。这样进来清扫的阿姨会对住过的客人刮目相看。

 

也许客人和阿姨永远不会见面,阿姨高看这一眼也并不会对客人有什么影响,但这就是教养,在看不见的地方更显宝贵。

 

研究生入学考试后等成绩的那段时间,我在一家麦当劳参加见习经理培训,培训的第一课就是倒餐盘。餐盘上有餐盘纸,只要不是被打湿或者故意破坏的很严重,清理餐盘是很容易的。只消把餐盘倾斜45度角插进垃圾桶的门帘,餐盘纸和餐后垃圾就会全部滑进垃圾桶,自己的手一点也不会沾上。

 

可据我的观察,就是这简单的动作,国内大部分用餐者都不会做。父母更不太会鼓励孩子吃完麦乐鸡和开心乐园餐之后把餐盘清理了。用好习惯换别人高看一眼?很多人还做不到。

 

有一次跟同事一起搭飞机出差,吃完飞机餐,看见他把餐盒、纸杯、废弃物都一样一样整理好,铺平,然后把擦过手的餐巾纸摊开,均匀的盖在餐盘上,再交给空姐。我坐在邻座,瞬间觉得自己之前是多么的粗鲁。垃圾本身不是美好的东西,但在丢弃时却可以有教养。

 

看得见的教养是容易的。因为慑于群体的压力,但凡有些自觉力的人,都能发现自己跟文明的差距。在干净的环境里你不好意思乱丢垃圾;在安静的博物馆你不敢高声喧哗;在有序的队伍中你不好意思插队;在清洁的房间,你不会旁若无人的点燃香烟。所谓的教养,真实存在于环境感染力中。

 

难的是看不见的教养。在乌合之众中谁能保持优雅和教养?在群体无意识中谁能保持清醒和判断?在舍生取义的时刻,谁还能像一个绅士,把生的机会留给妇孺老人?这不是作秀和异类,这恰恰是最能体现教养作为品德的可贵之处。

 

更难的是那些慎独的教养。日本有一种文化,叫做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文化。比如不小心把水洒在了地铁座位上,即使下一站就要下车,也要想办法擦干净,这样下一位乘客就不会觉得麻烦。

 

虽然没擦可能也不会被人批评,虽然大部分时候并没有机会跟下一位乘客认识,但这种谨慎独处,保有敬畏的态度恰恰是最能考验真假教养的地方。

 

再比如之前说到的整理房间,清理餐盘和盖上餐巾纸,听起来都是细节小事,难就难在明知道没有好处还依然保持,这就比被称赞的道德模范好的多,也可持续的多。





2.

我来自一个小城市,自登上离家的火车起,就时时警醒,怕自己的言行为父母和原生家庭赢得没教养的评价。

 

小学三年级迷上了说脏话。以为这里有组合词汇、描述细节和发挥创意的空间。其时,十岁的小孩哪里懂男女之事,不过就是学大人样,把性往肮脏了说,把对方的远房女性亲属挨个点名。终于有一次,跟一个同学楼上楼下骂战时被老师遇见。

 

以为一定会被老师骂并请家长,忐忑了一个早晨。倒是晨会结束,老师把我喊过去,轻描淡写的说,你看这样的脏话要是被路过的人或者院子外的居民听到多不好,人家会怎么看待你?

 

那次谈话后,我好像突然丧失了骂人的功能,最多也就是写文章时要表达愤怒,不指代具体的用两句他妈的。这次和风细雨的批评对我影响至深,那是我第一次有了觉知力”——觉知到没教养绝对是件值得羞愧的事。试想如果她因为我骂人而骂我,我一定不会那么臣服,也不容易自我反思。

 

日后知道黄沾有粤语的《不文集》。《玻璃之城》里说港大历史上黄先生是不多可以站在桌上连续说一分钟脏话没有停顿的。我在台大也写过台湾脏话集的文章。其实脏话不是洪水猛兽,还是看你有没有对自己话说出口时的觉知力。





3.

我去听钱复和白先勇的讲座,两位先生差不多同龄,都是台湾有影响力的人物。

 

钱先生西装领带,说的每个词都清晰准确。可能是做过外交部长的缘故,他的语言极为得体。到底是交往还是交流,是相识还是熟悉,词义都一丝不苟。

 

白先生是长衫,留美小说家。许子东先生评价他时用了一句话让我非常感动,叫做从百年中国内忧外患到百年中文内忧外患。白先生对现代中文有一种忧虑,在我看来,这种忧虑倒不是对华文文学的,而是关于中文语言的教养,正越来越走下坡路。

 

我在台湾的半年经常遇到台湾人跟我对暗语我去你妹呀滚粗妹子威武。我每次都把这种方式视为一种侮辱,虽然他们的本意可能只是为了用一些他们认为大陆人常用的语言跟我拉近距离。我通常会正色告诉他们,即便在大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说话,而且这种语言真的不美。

 

中文是一种很美的语言,不管是台湾国语还是北京普通话。它的发声方式,咬字归音,气息连贯都堪称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如果一定要用一种阴阳怪调,内心鄙视,嘴上却觉得有趣的语言来跟我对话,我会看破他的敌意,并坚决回击。

 

谦逊是一种教养,自尊更是。




4.

我承蒙错爱,受到过一些表扬。

 

大学时去同学家做客,同学的妈妈很喜欢我,说,你真的一点不像阜阳人;课堂上,老师指着我说,You Korean……;在台北,朋友说你还真不像大陆人;尼泊尔的时候,有人问,你是不是霓虹金?刚工作的时候,领导说,你真没有在国外留过学?

 

我感激这些显而易见的表扬,但往往更愿意转个弯来理解。我来自阜阳,一个赃乱差,吏制腐败的城市;我来自中国,一个公共场合有人抽烟,餐馆和地铁里有人大声喧哗,男人和老人、女人、孩子抢夺资源的国家;我没有留过学,我所在的学校,大家在图书馆占座位,没人关心社会议题,也没人质疑学校剥夺学生尊严的恶行。

 

是的,我来自这里,也曾经想过离开这里,变得跟这里不一样。但在台湾的最后两个月,我渐渐明白,人必须有对土地的归属感,这带来身份认同。人只有连接自己的土地才有能量。

 

越是每一次的失望和疏离,越要用更多的爱绑定这种关系。显见的,这种选择注定将面临无比艰辛的道路。




5.

 

即便没能改变,但至少努力做一个有教养的人。西方和日本最值得尊敬的不是科技和国力,而是教养汇聚成的社会尊严氛围。

 

我路过地铁和火车站安检处的时候,看着行李从扫描仪里连滚带爬的翻出来,乘客要像狗一样弯着腰去捡起来。一个有教养的设计者应该把这个台面提高40公分,让每个人可以有尊严的拿起东西;我在金台路等地铁,听见两个法国人在聊天。他们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突然插到他们前头的两个人,然后用一种车厢里很少有人懂的语言品评这件事。他们的嘲笑刺痛了我,就像有人问我你们中国人现在还留辫子吗一样。我从来不相信一个外国人会像本国人一样爱这个国家和国家的人民,他们爱的是机会和GDP增速。

 

教养不是西方价值观的蛊惑,中国2000多年的春秋时代就强调""。那时候西方很多国家还在茹毛饮血。"不食嗟来之食""慎独""黄钟大吕"都显示中华文化是世界上最早强调教养的。

 

教养是一种普世价值:照顾妇女,体谅周到,谈吐文明,举止得体,平静时保持微笑,危难时保持冷静,有爱的能力,重视家庭。泰坦尼克号沉船时,并不是每个人都在求生,那些看起来更能改变世界的男人把生的希望让给了女人和小孩;那些可以独自逃生的妇女选择把人生最后的时刻留给爱人;那些有教养的老夫妇选择长眠海底;那些工作人员选择在沉船上坚守到最后一刻……




6.
 

教养跟穷富无关。飞法国的头等舱上也有没教养的行为,偏远乡村的田埂上人们也知道礼义廉耻。

 

教养不是道德规范,也不是小学生行为准则,其实也并不跟文化程度,社会发展,经济水平挂钩,它更是一种体谅,体谅别人的不容易,体谅别人的处境和习惯。

 

所谓教养,简单了说,就是不管你的出身和背景,都努力做个更好一点的人。

 

比刚刚好一点的人,不因为自己让别人觉得不舒服,这就是教养的简单道理。

作者/刘主编/来源/刘主编/andaxime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